必威

亚历山大VS压力山大俄军迎来新任前线主帅他能否扭转战局?

随着3月底,4月初,俄军从基辅、切尔尼戈夫、苏梅等地全面撤军,已经持续四十余天的俄乌冲突开始进入了新的阶段,而在前一个阶段中,俄军的表现令外界大跌眼镜,既没有摧枯拉朽般打垮乌军的抵抗,也没有占领基辅、哈尔科夫、马里乌波尔等重要城市,反而损兵折将,步履维艰,尤其让笔者颇为不解的是,俄军在宽大正面上多路推进长达月余,却从未听闻有一位高级将领统一指挥俄军行动,似乎各路俄军都各行其是。

就在俄乌双方进行大规模兵力调整之际,2022年4月9日传出消息,俄罗斯任命南部战区司令亚历山大·德沃尼科夫大将为乌克兰战场总指挥官,从而结束了之前俄军各路部队各自为战的情况。

■2016年3月17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左)在克里姆林宫举行的颁奖仪式上与亚历山大·德沃尼科夫(右)合影,后者因为在叙利亚的卓越表现而被授予“俄罗斯联邦英雄”称号。

亚历山大·德沃尼科夫现年60岁,来自俄罗斯远东地区的滨海边疆区,1961年8月22日出生于紧邻中国黑龙江省和吉林省的乌苏里斯克(双城子),1978年从乌苏里斯克苏沃洛夫军事学校毕业后加入苏联陆军,1982年又从莫斯科高等军事指挥学院毕业,之后被派往远东军区服役,历任排长、连长、营参谋长等职,因为表现出色而进入伏龙芝军事学院进修,于1991年毕业后被分配到苏军驻德集群,在冷战时期苏军最精锐的部队中任副营长。

苏联解体后,德沃尼科夫在俄罗斯陆军中继续军旅生涯,历任近卫第6摩步旅副营长、近卫第10坦克师第248摩步团副团长、近卫第2“塔曼”摩步师近卫第1摩步团团长、第19摩步师师长等职,期间屡获嘉奖,并进入俄联邦总参谋部军事学院深造,于2005年毕业。此后,德沃尼科夫跻身俄军高级指挥员之列,担任过西伯利亚军区第36集团军副司令兼参谋长、红旗第5集团军司令、东部军区副司令、中央军区参谋长兼第一副司令、代理司令等职,2014年晋升上将军衔。

■2016年6月,驻叙利亚俄远征部队司令德沃尼科夫(左二)陪同国防部长绍伊古(左三)视察赫梅明空军基地。

2015年9月,在俄罗斯宣布介入叙利亚内战后,德沃尼科夫被任命为驻叙利亚俄远征部队首任司令,在他的指挥下俄军在叙利亚强势出击,对各路恐怖组织和叙利亚反对派武装实施了强有力的军事打击,帮助叙利亚政府军收复失地,挽救了行将倒台的阿萨德政权,为俄罗斯在中东重铸影响力立下汗马功劳,因为在2016年3月被普京总统授予“俄罗斯联邦英雄”称号。

从叙利亚归来后,德沃尼科夫被任命为南部军区司令,并在2020年5月晋升大将军衔,这是目前俄罗斯军队的最高军衔。从其履历不难看出,德沃尼科夫是一位受过完整军事教育、具备丰富工作经历和海外实战经验的俄军高级将领。

■2018年8月15日,俄罗斯达吉斯坦共和国代理领导人弗拉基米尔·瓦西里耶夫(左一)、俄罗斯国防部长谢尔盖·绍伊古(左二)、俄军南部军区司令亚历山大·德沃尼科夫(左三)、俄罗斯国防部副部长德米特里·布尔加科夫(左四)在卡斯皮斯克视察里海舰队的基础设施建设情况。

德沃尼科夫在2015年到2016年间在叙利亚指挥俄远征部队的作战实践是近年来俄军进行改革的重要参考依据。

德沃尼科夫认为俄军在叙利亚战场上得到的主要经验是,需要在未来的战斗中获得“指挥优势”,这意味着要比对手更快地做出更好的决定,并迫使对手不得不被俄军的决策框架牵着鼻子行动,从而掌握作战主动权。通过在叙利亚的作战,俄军认为指挥与控制的效率是其未来成功的关键。

然而,在2022年2月24日开始的“特别军事行动”中,俄军恰恰在指挥方面存在严重问题,成为在乌克兰遭遇严重挫折的主要原因之一。很可能主要是由于轻敌的原因,俄军在持续一个多月的战事里都没有明确的战地总指挥,导致在乌克兰北部、东部和南部的多个战场上陷入指挥不统一、目标不明确、资源调配困难的局面。

3月25日俄罗斯国防部宣布在乌克兰第一阶段行动结束,俄军开始从乌北部退出,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也在采访中罕见地承认:“俄军在乌克兰遭受了重大损失,对俄罗斯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悲剧。”在战局进入转折之际,俄军终于任命了战场总指挥官,说明俄军认识到之前的失误,并试图亡羊补牢,以便于下一阶段作战行动的顺利推进。

■俄总统新闻秘书迪米特里·佩斯科夫在接受英国天空新闻采访时承认:“俄军在乌克兰遭受了重大损失。”

在俄乌冲突的前一阶段,由南部战区负责的克里米亚一线是俄军进展最顺利,取得战果最显著的方向,南线俄军三路出击,向西拿下第聂伯河出海口赫尔松,威胁敖德萨,向北逼近扎波罗热,向东切断乌克兰与亚速海的联系,并与乌东俄军围攻马里乌波尔,因此由南部战区司令德沃尼科夫担任乌克兰前敌总指挥算是顺理成章的。

但是,亚历山大·德沃尼科夫所面临的形势不是一般的严峻,真可谓“压力山大”。

■截至2022年4月10日0时的乌克兰战场形势图,可见北部基辅、切尔尼戈夫、苏梅一带的俄军已经完全退出乌克兰。

从战略目标上来看,俄罗斯已经宣布未来的作战将集中于乌克兰东部的顿巴斯地区。

战前,俄罗斯宣布承认乌克兰东部的两个共和国,那么德沃尼科夫的最低目标也需要完整占领东部的卢甘斯克和顿涅茨克两个州,才算是保住俄罗斯最后的面子,而且在时间上不应晚于5月9日俄罗斯传统的卫国战争胜利纪念日,这应该也是普京对德沃尼科夫同志最为殷切的重托。然而,新任前敌总指挥要完成这个任务却要面对方方面面的困难。

从天时上来看,现在乌克兰已经完全进入春季,气温上升,道路翻浆,田野泥泞,利于防守,不利于俄军的装甲部队展开大规模地面进攻作战行动。

从地利上来看,乌克兰东部经过八年的反复争夺,早已是乌军重点布防的地区,多年经营,已经构筑形成了完整严密的防御体系,许多村庄都被改建为坚固的防御支撑点,较大的城镇基本都已经要塞化,囤积了大量弹药物资,正面攻坚难度很大,正在进行的马里乌波尔围城战就是证明,多年来乌东武装就算得到俄罗斯的大力支持,甚至俄军直接上阵也很难前进一步。

同时,俄军是外线作战,而乌军则是内线作战,无论是后勤保障,还是兵力调动都更加灵活方便。

从人和上来看,首先俄军兵力上无论是总体,还是局部都难以占据优势,而且前期的折损应该远超乌军,使得兵力劣势更加明显。

与在本乡本土作战的乌军不同,在境外作战的俄军难以有效补充损失的兵力,这点从之前俄军宣称征召叙利亚雇佣兵助战就能略见一斑。乌克兰却可以征召大量预备役和后备役人员填补战损,扩编部队,甚至动员更多的平民投入战斗,实施“全民皆兵”,此外,还能得到外国志愿兵的支援,他们当中有不少来自欧美的老兵,其丰富的作战经验和战斗技能绝非叙利亚雇佣军所能相提并论。

从乌克兰北部基辅、苏梅等方向撤出的俄军要调动到乌东战场需要时间,而且这些部队大部分都在之前的战斗中遭受了比较大的损失,无论人员还是装备都需要补充或重新整编,士气也需要恢复。

相比之下,乌克兰军民经过前期与强敌的持续战斗,经验和信心不断增长,而且正在获得越来越多和越来越有力的国际援助。

欧美的军援已经从之前的防御性装备为主转向中远程防空系统、坦克、重炮、装甲战车、岸基反舰导弹等威力巨大的进攻性武器。反之,俄罗斯则正在遭受越来越严厉的国际制裁和空前孤立,双方所能调动的战争资源正此消彼长。

综上所述,德沃尼科夫肩上可谓万钧重担,哪怕只想在5月9日之前在乌东获得一个面子上能说得过去的成果,也都是一件相当不容易的事情。毕竟这里不是叙利亚,乌克兰军队也不是叙利亚民兵,更何况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他们早已不是八年前那个吴下阿蒙了。

不过从乌克兰的角度来看,压力也肯定将比第一阶段更加沉重。双方的体量对比摆在那里,并没有发生实质性的逆转,而且从任命战场总指挥官的行动来看,俄罗斯方面已经认识到自己之前的错误,正在努力地进行调整和改善。

德沃尼科夫在叙利亚战场上就有着“铁腕”的名声,不用怀疑他的作战决心,而且他更加推崇激发下级军官的主动性和创造性,相信他到任之后的俄军一定会比战争的前一个阶段更加难以对付。

在历史上,俄罗斯很少在没占便宜的情况下就退出战争,而这一次北极熊形格势禁,就更加难以轻易在战场上言退。战争的结束远比战争的发起更加困难,这场改变世界历史的战争还将在乌克兰的土地上持续多久,不仅交战双方都不清楚,战场之外的吃瓜群众们更是难以预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