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体育网页登录

我不是门神难言伤最深 乌拉圭门将加入黄油手家族

法国对乌拉圭之役进行到第61分钟,法国队的格里兹曼在禁区外侧左路突然起脚抽射,这是一记力量型的射门,并没有弧线和角度,但力量极大,乌拉圭门将穆斯莱拉希望用双手抱住球,但皮球打入手中时,他感觉力量太大,双手又有一个向上托举的动作。

但穆斯莱拉的托举动作并不彻底,皮球力量极大,即没有被他的双手阻止住飞行路线,又没有被他的双手压住,而是划了一道弧线,从空中绕了一圈砸入球网,这就是传说中的黄油手:面对一个看似能够扑住的射门,因为准备或者判断不够准确,而出现扑救手型的基本错误,最终将这记没有多少威胁的射门放入网。让我们来盘点一下世界杯上门将的失误以及表现。

穆斯莱拉并不是本届世界杯第一个黄油手。在本届世界杯的B组西班牙与葡萄牙的比赛中,第44分钟,C罗在区前中央突然起脚低射,这粒射门力度极大,但射门角度很正,按照正常的判断,身材不算高大的德赫亚,应该把重心压低,身体前冲,直接用双手将球护到胸口里。

但面对进攻时,德赫亚选择了一个小禁区内贴近门柱的站位,这极有可能是上赛季他在曼联效力时,过于依靠队友的防守,而将自己的位置缩小到小禁区内侧,导致他的主动防守能力减弱,在面对这个射门时,他选择了下蹲,接着用手去接C罗的射门,显然,他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他按照训练时的防守动作,来扑救C罗的远射。

皮球打到德赫亚手中时,德赫亚才感到力量极大,他的右手无法阻挡皮球的力量,手型又无法变成托型:即用手掌力量去托打来球。因此,德赫亚的右手如同助攻一般,皮球打在手上滑入球网,这粒失球成为德赫亚本届世界杯上的写照,他不够集中的注意力以及低下的扑救成功率,成为被人批评的焦点。

在克罗地亚与阿根廷一役中,第53分钟,阿根廷门将卡巴列罗接到队友的回传球,面对雷比奇的逼抢,卡巴列罗放弃了直接开大脚,而是试图把球回传给已经回到右侧边路的队友,他用脚内侧推了一个空中弧线球,结果皮球并没有开远,而是落到雷比奇的身前,后者不待皮球落地,直接起脚凌空抽射,为克罗地亚打开了胜利之门。

卡巴列罗这个失误,不属于黄油手,但却比黄油手更糟,他在接球瞬间,放弃了本能的直接开大脚,而是用短暂的思考决定传给队友,但在传球时,又踢的力量太轻,结果被雷比奇打了一脚抽射破网,这粒失球,对于阿根廷来说,是致命打击。

卡巴列罗在此役后就被阿尔玛尼取代,阿根廷的极端球迷,一度要奸杀他的妻女。换上的阿尔玛尼在阿根廷战法国一役时丢了四个球,其中第3粒失球,是属于已经封住角度的失球。如果用脚或腿去挡姆巴佩的射门,足以化解,但阿尔玛尼反应太慢,姆巴佩的射门打在他的脚上,阿尔玛尼的脚,反而将姆巴佩的射门垫到球网里。

这如同是黄油脚,但赛后阿根廷的问题都集中批评后卫线以及攻击不力,对于这记不亚于卡巴列罗的失误,却无人深究。

加上四分之一决赛上,穆斯莱拉的黄油手,本届世界杯上已经出现了两次黄油手,一次低级失误,一次略低级的扑救失误。其中欧洲门将一次,即德赫亚;美洲门将三次,乌拉圭一次阿根廷两次。这三支出现黄油手和门将低级失误的球队,已经全部被淘汰。

有趣的是,巴拿马队尽管在三场比赛中丢了11个球,但其门将佩内多表现出色,这位效力于洛杉矶银河、长相酷似布冯的门将,在英巴战第40分钟,神奇的扑出了斯特林的头球,但被斯通斯补射入网,与这上面四位门将相比,佩内多更加职业。

俄罗斯门将阿金费耶夫在本届世界杯上表现出色,在八分之一决赛面对西班牙时,他扑出了科克和阿斯帕斯的点球,但在四年前的巴西,他在俄罗斯首战韩国一役中,也上演了黄油手。当时李根稿突然起脚远射,阿金费耶夫双手放在胸前,按照常识,他可以直接抱住,也可以用手拍一下,将球打下再抱住。但皮球力量极大,打在他手上划着弧线年世界杯上,门将黄油手大爆发。

C组首轮英格兰对美国一役中,第40分钟,邓普西二十四米外远射,英格兰门将格林做好了一个弯腰下身的前扑动作,眼看皮球将入怀中,却在他手中一滑,直接滑到球门中,格林的失误,直接送给美国队一分。

也是在C组阿尔及利亚对斯洛文尼亚一役中,阿尔及利亚门将沙乌希在扑救科伦的20米外远射时,采取了侧身前倾抱球的方式,但皮球突然反弹,他反应不及,看着球从手边滑过,斯洛文尼亚1-0胜。

2002年世界杯八分之一决赛,英格兰迎战丹麦,第4分钟,费迪南德接到小贝的角球头球攻门,丹麦门将索伦森在门线上扑球脱手,皮球落入球门,这粒射门被扑住已不易,但索伦森的动作过于保守,他害怕拍球形成补射,最终导致失误漏球。

还是2002年世界杯四分之一决赛,巴西VS英格兰,第50分钟,罗纳尔迪尼奥前场右侧距球门35米处主罚任意球,他的左脚内侧踢出一记弧线吊射,皮球飞到区内突然下坠直奔球门右上角,英格兰门将希曼站位靠前,在后退时失去重心摔倒,皮球入网。这是粒逆转进球,帮助巴西最终以2-1战胜英格兰。

1998年世界杯,在西班牙与尼日利亚的小组赛上,西班牙门将苏比萨雷塔,他将尼日利亚的传中挡入自家球门,使比分变为2-2,最终西班牙2-3负于对手。

1994年世界杯八分之一决赛,荷兰队在第41分钟远射,爱尔兰门将波恩出现了一个标准的黄油手,他想把球扑住,但皮球到面前时,又想将球打出,结果双手拍了一下皮球,皮球划入网。这个黄油手动作,可能是世界杯有视频影像中最清晰的黄油手动作。

1990年世界杯首轮,阿根廷VS喀麦隆,阿根廷门将篷皮杜,将比耶克的头球直接拍到球网中,喀麦隆爆冷胜;也在这届世界杯上,在三四名决赛中,英格兰门将希尔顿扑球时脱手,被意大利球员在小禁区内反抢射门得手。

近观近两届世界杯的黄油手,从穆斯莱拉扑救格里兹曼远射脱手出现的黄油手,到此前阿金费耶夫扑救李根稿的射门出现的黄油手,最容易让门将出现黄油手的,是那种力量极大,角度并不刁钻的远射。

这种黄油手的出现,首先是世界杯用球,越来越倾向于方便射门,世界杯用球的不断改进,其实只有一个要求,就是不断减小皮球的摩擦力,让其在飞行时拥有更快的速度。

1994年,世界杯组委会联合阿迪达斯,推出了奎斯特拉世界杯用球,在奎斯特拉上,皮球拥有一个超高能量的反弹白泡面层,这意谓着皮球在受力极小的情况下,就可以改变飞行轨迹,皮球更漂,更快,这就是爱尔兰门将波恩在那届世界杯上出现黄油手的原因,他认为他拍打皮球,皮球就会下落,而皮球当时则是一个上漂飞入球网。

1998年,三色球的外层变成了“合成泡面”,这是阿迪达斯公司的机密,我们只知道,皮球变得更快和更滑;到了2006年,世界杯用球团队之星,其足球上的面块,达到了14块,皮球变得更光滑,更象一个球型,其结果是,皮球的飞行速度更快,皮球的飞行力量极大,空气阻力以及地心引力,对皮球的影响越来越小。

这是射手们,以及远射球员的福音,但是对于世界杯上的门将来说,却是一场又一场的噩梦,力量大而角度正的远射,按照以往门将的防守思路,一般有三种:门将拍球,皮球落地,门将扑住;门将做好判断,低身,弯腰,用双手将球护到胸部,同时臀部朝上,上身压住球;直接打出。

而现在,门将拍球,已经成为黄油手的一个标准手型,穆斯莱拉和阿金费耶夫的黄油手,就属于第一种扑救方式不成功产生的;而英格兰门将格林在2010年世界杯上的漏球,就是属于第二种方式产生的。

那么最安全的方法,就是直接将球打出,但糟糕的是,直接射向半高位置的远射,偏偏还很难打出,因为无法从空中将球击出门楣,而如果将球打向左右两侧,一是同样容易将球击入球网,二是会让对方前锋插上补射入网。

世界杯的用球,不断减少摩擦力,不断呈现更标准的圆形,不断提高飞行中的速度,不断增加球身每一处对于力量的敏感度,其结果就是,门将出现噩梦的机率越来越高。

在穆斯莱拉出现失误之后,本届世界杯西班牙第三门将、曾在2010年随着西班牙夺冠的雷纳在推特上说道,“我们需要发明更容易让门将判断的皮球。”

埃及45岁的老门将哈达里曾说道,“所有的世界杯用球,完全是为了前锋和中场准备的,他们更容易射门,门将却越来越难拿到球。”

对于门将来说,这个位置的特殊性本来就很大,一次失误对于全队来说就是自杀,而世界杯的用球,反而朝着不断方便门将的失误的方向去的。

1982年世界杯半决赛上,法国队的巴蒂斯通在第57分钟形成单刀,德国队门将舒马赫出击,在巴蒂斯通射门之后,舒马赫未收力,双拳击中巴蒂斯通脸部,肩部砸到巴蒂斯通的下巴。结果巴蒂斯通立刻昏死场上,不仅断了两颗牙,而且椎骨受伤。

舒马赫赛后被称为“塞维利亚屠夫”,但象以往这种守门员拥有绝对优势和禁区控制力的场面,已经越来越少。门将开始变成真正的。

首先是禁区内的混战中,门将的头部容易被击伤,其次,门将在扑球时,头部容易撞向门柱。头部成为门将最容易受伤的地方。2006年,切赫在切尔西与雷丁一役,被雷丁球员史蒂芬—亨特踢中头部,颅骨骨折,随后他一直戴着头套比赛。

曾经担任过德国队二号门将的恩克,也因为竞技状态和职业生涯问题遭受磨难。女儿的离世也成为压死他最后的稻草,最终在2009年自杀身亡。

从舒马赫时代的场上最强者,到今天场上的弱势者,门将的位置正一点点发生变化,而对于门将来说,他们在未来还会出现更多的黄油手,除非世界杯用球出现变化。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