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必威西蒙体育

无法逃离那刺痛的噩梦

数字本只是计数,却因为故事而意义非凡。比如把7和1两个数字放在一起,就会瞬间把人带回2014年7月8日那晚的米内罗竞技场。

那本是一个明媚的早晨,巴西国家队球员们醒来后做的第一件事是戴上印有“内马尔加油”字样的棒球帽来一张,继而传至社交网络。至少有3名球员表示,他们梦到球队战胜德国,挺进决赛。“他们一直在说。”助理教练卡洛斯·阿尔贝托·帕莱拉事后承认。

那支巴西队信心十足,时任主帅斯科拉里在中场位置上选择了之前鲜有出场机会的伯纳德。他决定用激进的方式和德国队玩对攻……然而不久后,梦醒了。

开场不到30分钟,场边的巴西观众便转而为德国队欢呼,此时记分牌已显示为0比5。新科世界杯最佳射手克洛泽被换下时,所有人都为他起立鼓掌,现场镜头意味深长地给到包厢内的罗纳尔多,不料迎接他的竟是一片嘘声。

如果说1950年的马拉卡纳惨案是一出悲伤的喜剧,那么米内罗惨案则更像是一场羞辱,它深深伤害了巴西人民的感情,象征着巴西从个人到整体的全面失败。巴西人至今还在拿它开涮,因为它已写入这个国家的历史。即便本周三凌晨,巴西队在友谊赛中以1比0成功复仇德国,终结了对手22场正式比赛不败的傲人战绩,也无法抹平4年前留下的伤疤。

4年间,巴西足协内部对“1比7”的态度也和这道伤疤一样分裂。一方面,他们联系一家名为“二过一”的比利时足球咨询公司,积极讨论巴西足球的改革,后者曾因改革德国青训体系而闻名世界;另一方面,巴西队严重依赖内马尔的战术体系,似乎难有实质性突破,更是一度走回了“军政府统治”时期的老路,比如前一任巴西国家队主帅邓加。

后者把矛头直指球队风纪。从上任伊始,他就和新教练团队制定了一本全新的纪律手册。其核心内容大概是,禁止球员在为国家队效力期间戴棒球帽、穿凉鞋或者佩戴耳钉;球员在一起时,手机、平板电脑和笔记本的使用也受到严格限制;吃饭时要等所有人都用餐完毕方可离桌;球员们在一起时不可以讨论政治和宗教。讽刺的是,这些荒唐的铁律非但没有成效,反而使得巴西国家队在上一届美洲杯中,小组赛便遭淘汰。

墨里西·拉马里奥曾在2010年拒绝过巴西国家队的帅位邀请。对于后1比7时代,这位前申花主帅从专业角度总结道:“每个人都在批评球队,这没问题。但除此之外呢?我们有没有想过该如何改进?压根没有!”

他气愤地表示,“他们只是换了一个新主帅,用相同的套路在比赛。天啊,我们应该停下这所有一切,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好好思考10天,然后和有想法的教练、体能师、媒体乃至市场部员工好好谈谈。只有那样群策群力,才能拯救巴西足球。”

经历了米内罗惨案后,巴西队在国内的关注度严重下滑,其电视收视率一度降到冰点;国人引以为傲的黄衫,越来越少地出现在各类广告和宣传中,其销量也呈滑坡状;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巴西经济在前两年也遭遇了另一场“1比7”:1个百分点的经济增长比7个百分点的通货膨胀。

现任国家队主帅蒂特在本周三与德国队的比赛后表示,这是一场在情感上对我们所有人很重要的比赛。

他说的没错。4年过去了,尽管巴西球迷们对足球的态度依然低落,但同时仍有不少人期待“美丽足球”的复苏,蒂特就是他们中的一员。

因为巴西人离不开足球,他们想离开的只是2014年7月8日那晚疯狂的噩梦。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